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我自镜中来_ 第二卷 火狐总督 第49章 守护兽-

时间:2021-05-26 17:1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西北幻羽小说我自镜中来 第二卷 火狐总督 第49章 守护兽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第49章  守护兽

    等我再次醒过来,我躺在一张床上,床边的窗户透着火烧云的美景,另一边的桌子上燃烧着一只蜡烛,我四下看了看,应该是镇公所的二楼没错,突然,我感觉一阵强烈的恶心,仿佛要呕吐一般,我急忙要坐起来,可脑袋还没离开枕头,就感觉眼前一阵发黑,头疼的要死,耳边一片轰鸣,我只好闭上眼,静静的躺在床上,抵抗这阵突如其来的昏厥。

    过了一会,轰鸣声渐渐消退,我隐约听到一阵争吵声,是从楼下传来的:

    “阿普顿,把这只兔子拿去炖了,卡罗还在昏迷,正好给他补补身子。”是朱莉在说话。

    “这……”

    “你敢碰我的绿毛,我就杀了你。”这个声音好像是阿比盖尔,那个精灵族斥候。

    “杀我,就凭你,哼!沃金思,别看了,这个小妞赏给你了,今晚上随便你处置。”又是朱莉的声音。

    “我……”

    “嗨,朱莉大人,您消消气,总督大人还在昏迷,您还是先上去照顾他吧。”这个声音似乎是……

    我还没分辨出来,楼下似乎又进来几个人,这下更乱了。

    “唉!不能绑,不能绑,总督大人说了,她是贵客,是上宾。”这会说话的是优卡丹。

    “那好啊,你自己上去跟卡罗说去,他要是能张嘴出声说放了她,我绝不反对。”朱莉又哼了一声:“卡罗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第一个拿她献祭!

    “朱莉姐姐,卡罗怎么样了?”说话的是苔丝。

    “情况不好,还在昏迷,都是这只该死的兔子。”朱莉说道,紧接着是几声兔子叫,朱莉火更大了:“混蛋,你还敢骂人!阿普顿,炖了它!”

    “朱莉大人,按照你的话,土豆已经削好了,不过安卡好像更喜欢吃胡萝卜。”一个兽人憨厚的声音添乱道。

    “那就去找胡萝卜,等找到了胡萝卜,就跟这只绿毛兔子一起炖了。”

    “哦,知道了。”

    我翻了个白眼,张了张嘴想喊,可是发不出声音,这时候,楼下一阵脚步声,有人跑上了楼,房门吱呀一声被打开,朱莉端着个脸盆,走了进来,她似乎没注意到我醒了,背过身去,把门关好,然后就站在那里,肩膀突然耸动了一下,还发出一声响亮的抽泣声,然后朱莉抬起手,抹了抹脸,她哭了。

    接着,朱莉转身走过来,把脸盆放在桌子上,我赶紧把眼睛闭上,要是让她发现我看见她流眼泪,还不知道是什么下场。

    一阵水声过后,一块温热的毛巾放在我额头上,我闻到一股淡淡的草药味,是朱莉,她在用毛巾轻柔的擦着我的脸,然后胸口一凉,我盖的羊毛被子被掀开了,毛巾顺着脖子就滑到了胸口,我心里一惊,我衣服又被人脱了!

    赶紧微微睁开眼,朱莉正拿着毛巾,仔细擦拭着我这胸口,她眼眶微红,神色疲惫不堪,似乎是连续好几天都没休息好,奇怪,我的胸口怎么有斑斑点点的绿色印记,不过这不要紧,要紧的是盖在我身上的被子已经被拉到小腹了,凭感觉,我知道这次下半身也没衣服,要命的是,朱莉似乎没有停止的打算。

    我想阻止她,可是发不了声音,这时候朱莉站起身,把毛巾放回盆中,她深呼吸了一下,就闭着眼睛,把嘴唇贴近了我的口鼻,然后轻声念起了咒语,咒语悠长不绝,随着她的声音,我看到自己口鼻中有一股绿色的雾气,飞了出来,钻入了朱莉的口中,朱莉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隐隐还有痛苦的神色,这时候,她睁开眼,看到我正看着她,嘴角微微一翘,身体一晃,重重的趴在我胸口上,再没了动静。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身体也动不了,只能这样静静地躺着,不过朱莉的呼吸吹在我脖颈上,均匀而温暖,这让我知道她应该只是昏睡了过去,过了良久,房门再次打开,是苔丝,太好了,总算来人了,苔丝看到我们这样暧昧的趴在一起,顿时瞪大眼睛捂着嘴巴,我立刻打眼色向她求救,苔丝终于注意到我了,她楞了一下,惊慌的点点头,脸一红,嬉笑着捂嘴出去了,回来!你理解成什么了?

    真是欲哭无泪,这小妮子一定是误会了,来人,救命啊!我心里这样呼喊着,可没人进来,我隐约听到楼下有压抑的欢呼声,但马上就停止了,又过了一会,天色更暗了,朱莉依然没有醒来的征兆,我用尽了各种办法,可还是只能躺着,我不会是瘫痪了吧?

    这时,一阵奇特的‘啪啪’声,从窗外响起,一只羽毛莹黄色的鸟儿,停落在窗外,这只鸟探头看了看里面,显然也是楞了一下,夸张的张了下嘴,然后冲我翻了个白眼,接着它竟然开始用嘴在玻璃上划了起来,没几下,玻璃就被它划了一圈,那只鸟很潇洒的抬起一只爪子,冲玻璃踢了一脚,一块巴掌大的圆形玻璃掉在了我的被子上。

    我都看愣了,这鸟的嘴难道嵌了玻璃刀不成?那只鸟跳了进来,我注意到它另一只爪子上竟然还捆这个布包,它跳到我胸口,先是看了看我,然后又看了看朱莉,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接着低头在爪子的布包上啄了几下,布包就被解开了,里面竟然放着十几根纤细的针!

    我靠,我在做梦吗?楼下那只要跟胡萝卜和土豆一起下锅的兔子也就算了,这只鸟又是什么来头?而且,这只鸟……眼熟,我好想在哪见过,是在……

    还没等我想起来,那只鸟就叼起一根针,冲着我脸就戳了下来,我吓了一跳,可是跑也不跑不了,躲也躲不开,只能由着它折腾,没几分钟,这只鸟就蹦蹦跳跳的在我脸上和脖子上扎了7、8根针,嗯,好像不是打算杀我,而是在救我,这难道是在给我针灸?

    等那个小布包里的针全都扎在我身上后,这只鸟又看了看朱莉,接着低头在我胸口以每秒钟十几下的速度啄了起来,这次我可受不了了,又疼又痒不说,还从胸口一直延伸到腹部,要命了,过了好一会,这只鸟才抬起头,我注意到它喙尖上还粘着血丝,它看着我,竟然露出一丝报复性的笑容,翅膀一拍,跳到我脸上,踩着我的鼻梁,尾巴一翘,一小坨温热的东西就落到我眉心,最后叼起那个小布包,拍拍翅膀,从玻璃上的洞口飞走了,翅膀还发出一阵‘啪啪’的声音。

    大爷的,我想起来了,这只鸟是院长老头养的,它叫‘啪啪’!它竟然在我脸上拉屎!

    “他妈的!”

    怒急攻心的我终于出了声,很快,我的手和脚就都能活动了,我抬起手臂轻轻拍了拍朱莉的脸颊,朱莉皱了皱眉头,梦呓道:“苔丝,别闹。”

    我放心的笑了起来,她似乎没什么大碍,没过多久,我就能坐了起来,于是先把昏睡的朱莉抱起来,放在床上,接着走下床,拿起盆中的毛巾把脸上恶心的鸟屎擦掉,把身上的针拔下来,又从衣柜里拿出一套衬衣,套在身上,我得动作快点,不然这时候朱莉醒过来,看到我光着屁股站在她面前,我可是真解释不清楚了,可很快我就发现自己胸口和腹部一片刺痛,对了,那鸟对我做了什么?走到镜子前一看,我吓了一跳,‘啪啪’竟然在我身上写了封信!这肯定是那个院长老头指示的,字里行间都是他的语气:

    -

    治疗朱莉的魔咒在光系魔法中级教材第二卷第35页!好好照顾她,她是个可怜的姑娘,你暂时不用回学院了,专心料理好自己那边,信纸放在醋里,以上。

    又及

    房间里没信纸,只能写在你身上了,过几天就会好,别担心。

    -

    看完信,我扭头撇了一眼书架上的几大摞空白羊皮纸,气的浑身发抖,有这么作弄人的吗?在伤口上倒瓶墨水我这就成纹身了!

    “暗,米克伊尔,卡里龙斯。”我对着自己胸腹上的几万个纤细的小孔念到。

    奇怪的是,伤口不但没有任何好转,反而疼得我两眼发花,见鬼!院长老头那只鸟嘴上到底装的什么?针式打印机吗?腐蚀术怎么治疗不了我的伤口,我叹了口气,不敢再试,先治疗朱莉吧,我从书架上抽出光系魔法中级教材第二卷,翻到第35页,那是一条很长的魔咒,我试着念了几遍,保证词句通顺,然后照着图示把手指点在朱莉额头上,缓缓念起了魔咒,朱莉的脸色渐渐恢复正常,很快就睁开了眼睛:“卡罗……”

    我冲她笑着,可嘴里的魔咒依然没停,这段咒语有个不太靠谱的名字,叫‘排毒养颜咒’,听起来似乎是美容用的,可是却有排除身体中毒素的作用,下面有注释,必须完成整个治疗过程,中间不能中断,否则会有反噬作用。

    朱莉就那么看着我,直到我的咒语念完,她也没说一句话,我想了想问了句傻话:“你醒啦?”

    “嗯。”朱莉点点头。

    “需要‘生气’吗?”

    朱莉再次点点头。

    我把脸贴了过去,朱莉突然抬起手臂,抱住了我的脖子,然后吻上了我的唇,她的吻技很烂,动作粗野但是充满热情,让人感觉像是饮了一杯粗劣清凉的伏特加。

    大概过了半分钟,朱莉停止激吻,红着脸说:“谢谢你。”

    “谢……我?”我愣住了:“是你救了我才对,我都看到了。”

    朱莉轻轻摇了摇头:“不,那只兔子的毒液很厉害,必须用光系魔法才能治疗,苔丝他们都不会,我只能用死灵系的吸灵术把你体内的毒吸出来,你刚才用的是排毒养颜术给我祛毒?你们西塔楼的还会这个?”

    我撇撇嘴:“有人告诉我的。”

    朱莉想了想,神情突然黯淡下来,她松开搂着我脖子的手:“是欧格雅导师告诉你的吧。”

    “不是,怎么会是她,是院长。”

    “谁?”朱莉愣住了。

    “魔法学院的院长老头,他派了只鸟来告诉我的。”我苦笑着说。

    朱莉点点头,随后又说道:“其实你不必用这么蹩脚的理由敷衍我,我……”

    此刻,我深知她在想什么,于是站起身,撩起衬衣:“你看!”

    朱莉楞了一下,立刻闭上眼抱住胸口:“你要干什么!”

    “你看看我胸口就知道了。”

    “臭流氓!”朱莉把头别了过去,她误以为我要脱衣服耍流氓。

    “我……你刚才不是都看过了吗?”我委屈地说。

    朱莉猛地坐了起来,吼道:“刚才是刚才,现在是……啊,你身上怎么那么多血?这是……”

    我翻着白眼:“那只鸟在我身上写的信,它是用嘴啄的。”

    朱莉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封信:“鸟?鸟会写信?”

    “肯定是院长老头指示的,这伤根本没法治,哦,它还在我脸上拉了屎。”我刚说完,朱莉就下意识的擦了擦嘴,还干呕了两下。

    我哭笑不得的把事情说了一遍,朱莉看着玻璃上的破洞:“原来啪啪也是守护兽!我还以为它就是老院长养的宠物。”

    “守护兽?那是什么?”我好奇的问道。

    “伤你的那只绿毛兔,就是守护兽,它们跟人类和精灵族签订守护契约,听说魔族也有,那些守护兽的本领各不相同,有的是主人生活和修行的伴侣,有的还能帮助主人战斗,那只绿毛兔叫象兔,刚才在大棚那你看到的就是它的本体,它能喷射毒液,幸好你的披风把毒液挡住了大部分,不然我没任何办法救你,那种毒液会麻痹身体,然后让中毒者慢慢陷入永恒的梦境中,再也无法醒过来。”朱莉说道。

    我吓了一跳,原来刚才朱莉并不是在睡觉,而是在做梦,一个能让人再也无法醒来的梦,还好啪啪来的及时,不然她就危险了。

    “象兔?嗯,体积确实跟大象一样,对了,你怎么会跟它打起来?”我奇怪的问道。

    朱莉走下床,从桌上的篮子里拿起一卷绷带,开始给我包扎腹部的伤口:“守护兽跟猫和狗一样,都是很有灵性的动物,都讨厌我们死灵法师,只不过猫和狗见了我们就跑,而它们会直接攻击我们,所以就打起来了,它的主人是精灵族,听说精灵族也不喜欢死灵魔法师。”

    “这样啊……”我还没说完,朱莉突然‘咦’了一声。

    “怎么了?”

    “又及,房间里……这封信下面写的是什么?”朱莉问道,我低头一看,那只鸟把字都刻在我小腹上了,刚才裤子把‘又及’那段遮住了。

    “哦,说是房间里没信纸,还有把信放在醋里。”我顺手拉了下裤子。

    “把裤子穿上!”朱莉吼道。

    “哦,抱歉,呃,我裤子是你脱的?”我笑着问。

    朱莉闭着眼给我包好绷带,温热的呼吸吹得我腹部一阵麻痒:“还不是为了救你。”

    我坐在她身边:“谢谢你。”

    朱莉红着脸说:“要想谢我,就赶紧办正事吧。”

    我傻了,这进展也太快了,我还没心理准备,难道这里跟古代小说上写的一样,看了别人的身体就要娶她?不对啊,情况相反啊,不过对于我来说,这些日子跟朱莉吻来吻去,打情骂俏,也是渐渐日久生情,而且朱莉为了救我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如果不是院长老头的啪啪及时赶到,她很有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办……办正事?是不是太早了点?我确实……”

    “从你走后我就一直……我等了很久了。”朱莉吞吞吐吐的说道:“你要反悔吗?”

    我看了看她,发现她是认真的,好吧,我伸手揽住她的腰,把她拉进怀里,朱莉哆嗦了一下,我尽量温柔抚摸着她的后背说:“我……”

    “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朱莉在我怀里不耐烦的说。

    “啊?”我愣住了,一看朱莉,她正满脸怒色的看着我。

    “我是让你给我吸点‘生气’!”朱莉低沉的吼道。

    靠,我想歪了!我傻笑着看着朱莉,然后张开嘴,朱莉靠了过来,深吸了几口气,她的容貌渐渐恢复了,最后她满意的照了照镜子,又瞪了我一眼,推门下楼了,留下我一个人坐在床边患得患失。

    我穿戴好衣服,走下楼,阿普顿、苔丝、沃克旗队长、优卡丹他们都表情尴尬地看着我,阿比盖尔被牛皮筋牢牢地捆在椅子上,朱莉似乎还给她施了魔法禁锢,牛皮筋闪闪发亮,那只叫绿毛的象兔也被用同样的方法捆成了火腿,吊在房梁下面,一个兽人正在壁炉那煮着汤,他脚边还有两筐胡萝卜,他一看到我下来,就憨厚的说:“安卡你可算醒了,你稍等,水刚烧开,俺马上把这兔子的皮剥了。”

    “不要!”阿比盖尔尖叫道,朱莉在一旁冷笑了一声,我干咳了两声:“这事就是个误会,沃金思,先把人放了吧。”

    沃金思立刻抽出剑把捆阿比盖尔的牛皮筋切断了,阿比盖尔跳起来把绿毛抱在怀里:“它不是故意的,是那个死灵法师用法术击中了它的嘴,它才把毒液喷歪的,你饶了它吧。”

    冤死了,我撇了一眼朱莉,朱莉哼了一声,突然说道:“哦,卡罗,我忘了说了,你那件火狐披风,完蛋了。”

    “什么?我的披风!”我吓了一跳,阿普顿镇长笑着说:“上面全是黏稠的毒液,根本没法清理,朱莉大人就直接丢到火里烧了。”

    我心疼的要死,可已经烧了,没办法了,只好把话题叉开:“阿普顿,今天不早了,你明天去西科城,把那些装备运回来。”

    “装备?什么装备?”阿普顿楞了一下。

    “就是西科城主私军的武器和铠甲,哦,还有那两门火炮,也运过来。”我说道:“去了找西诺德师长就是,商量好的。”

    阿普顿愣了一下:“王城第16师的人三天前就运过来了啊,有门火炮还坏了,有个军官跟那个老魔法师大人在修理,哦,说是今晚就能修好,明天要试射。”

    “三天前?”我懵了,时差不对啊?

    朱莉插嘴道:“你都昏迷一个星期了。”

    苔丝点点头:“是啊,卡罗,要不是朱莉一直给你……”

    苔丝还没说完,朱莉就把她嘴捂上了:“没什么事我回去休息了。”

    说完,她就拉着苔丝走了,一屋子人都奇怪的看着朱莉离去,然后齐齐扭头看着我,阿普顿拍了下脑袋:“总督大人,这事是我的错,我马上让人给您打张新床,原来那张确实……嘿嘿,小了。”

    “打新床干嘛?”我发现脑袋彻底不够用了。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