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蛮横的屠夫_ 第五一九章 留躯壳以为屏障 美人恩心誓暗藏-

时间:2021-05-27 18:3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义冢小说蛮横的屠夫 第五一九章 留躯壳以为屏障 美人恩心誓暗藏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宗主,散修联盟要不要灭去?”

    等血诗滢夫妇走后,聊姬也不再坚持,由祝之烈护持着回了天马城,剩下段德和荀攸,荀攸将血诗滢入宗的琐事整理好后抬头征询段德意见。

    “灭了作甚?除了散修联盟和我炎黄宗外,那些超级大宗夹缝中也没有哪个能上得了台面,让它存在的好啊。”

    荀攸摇了摇头。

    “我的意思是掏空,让其名存实亡。”

    段德嘿嘿怪笑着看着这老货。

    “我说你到底是荀攸还是荀彧啊?这事情本就该这么做的,自己打自己让要看的人看着便行,嗯,你们尽快拟定一个可行方案,我等着去要债哩。”

    荀攸收起玉简,微微思索方才开口。

    “暂且不宜,荀彧已然在操作中,一有消息自会知会宗主,另外,荀彧让我提醒宗主,云霞真君和刘真人或可争取一二,此事得宗主亲自出马。”

    段德闻言心中一动,荀彧这般说自有几分把握,能不能争取过来,得要看自己,他们能办的不会和自己说的。

    “此事我去试试,让机密殿加大力度查探走失的副宗!”

    “是!属下告辞。”

    段德一直都要求他们这群人不要这般称呼自己,可惜,老顽固一群,定位远比修士要坚定,无法,权当礼节性的说辞。

    散修联盟不能灭,北宫家不能撤,战,得继续,虽然现在散修联盟算是名存实亡,可内部组成却是极为复杂,不但有周边超级大宗的人,天机宗,儒宗等都有人在其中,真正的大杂烩。

    不管是闷声发大财也好,还是韬光养晦也罢,至少外人眼中炎黄宗只是靠着一群女人在散修联盟攻势下苟延残喘,更为甚者,炎黄宗根本就没在他人眼中,这里只有北宫家和散修联盟的博弈。

    这种能瞒过大多数人的假象段德并没有参与其中,都是文曲那群热爱谋算胜过修炼的文人出品,荀攸只不过找段德确认一番而已,他在与不在荀攸的处事方式也是不同的。

    栖霞山群山之南,有一座光秃秃的孤峰,占地甚广,却是方圆五十里没有任何植被覆盖,靠近此山地裂遍布,浓浓黄烟终年不散。

    按理说沩水用大法力弄来的仙山不会选择一坐这种毫无价值的山头,偏偏此山还是栖霞禁地之一,宗内除了有限几人外其余都是禁止进入的。

    这是沩水特意为段德准备的九锻山,从名字就能听出其用途,段德对此那是相当满意,好好犒劳了一番沩水,当然他除了卖力气干那啥,沩水也看不上他其余东西。

    近来偷闲,段德整天泡在山腹中炼器,以前用过几回,像这样长时间呆在这里还是首次,当然不是没人陪。

    外表看上去此山就不是什么善地,内里却是另有乾坤,山腹深入地底千丈有一处半圆形空间,看上去像是天然形成的锅盖。

    没有火红的熔岩,平整的地面光滑如镜,镜面下反射出极为繁杂的纹路,形成一个个忽明忽暗大小不一的远古符文。

    正中心有口井,就像段德识海道井的翻版,土啦吧唧的尺高四方石制围栏,看上去还是粗制滥造的成果,呈现暗褐色的石头块儿凹凸不平,放在这么一处地底空间着实有些突兀。

    此时的井内喷薄三尺来高一道赤色仙霞,仙霞中有一团不断变幻的银色液态金属,段德坐在井边不时整理着一旁搭起的架子,架子上摆放着近千种炼器材料。

    更多的还是一个个被标注的空间戒指,繁琐的注释唯有他自己能分辨得清楚,外露摆放的基本上都是比较珍贵,不适宜长期存放在空间戒指中的材料。

    很多材料都有阵法限制,朦胧中那阵法中的材料有些如活物,左冲右突,有的瑞彩万道,霞光敛衽,有的无形无质,看上去似乎就是个空阵,林林总总千奇百怪。

    “沩水,你这夭折的天地道井哪里弄来的?用来炼制凡器实在有些浪费,可惜我这水平怎么都配不上这设备啊.。”

    沩水斜斜倚在虚空探出来的藤条交织成的藤床上,把玩着自己青丝守着段德,看着他忙碌,段德不出声她从不会主动开声打搅,就这么近距离安静的陪着。

    “有,你就祸祸吧,问那么多有用么?”

    段德捏着一条犹如活物的软泥,那血红色扁平状的软泥像极了蚂蝗放大版,滑不留手的在他指缝游离不定。

    “那倒也是,我带回来的那些刻板你都看过了么?可有收获?”

    沩水飘然起身,接过段德手上怪异的金属,没错,那玩意它不是蚂蝗,而是金属,条条金色细线整齐排列在扁平躯干中。

    此物名唤‘血凰金’,算是低等仙材。

    “有一些,不过除了些许小小仙术,似乎,似乎用处不大,你不是说来自某个混沌先民?”

    段德极度无语,小小仙术,仙术啊,怎么个小法?

    “我能用么?不对啊,怎么会是仙术哩?那货绝不是什么仙人,他的敌人于我一般,都是修习源力的远古大能者,按理说那时候的仙还不算什么大能力者吧?”

    沩水纤手把那血凰金放在段德脖子上,任由它在段德脖子胸口乱爬,段德抬手捏了几下琼鼻以示惩戒。

    “你?用仙术?你有仙元么?是不是傻?同一种功法学的人不同,理解也就不同,给你仙界功法,你练出来难不成就能形成仙元?”

    额?段德一呆,虽然比喻并不是很恰当,可他还是理解了沩水的意思,那些刻板纹路只是道韵遗留的纹饰,每个人能从中理解的东西是不一样的,就像自己理解出的是巫毒诅咒,是完善的五岳连山印等。

    并不是自己理解的东西不如他人理解的高端,而是自己暂时只有这么高的眼光,太过深奥的东西理解不了。

    再说自己现在的修为使五岳连山和自己成仙后使五岳连山绝对不是一个概念,站的高度不一样,眼界不一样,思想不一样,什么都会有区别的。

    就像当初自己算是愤世嫉俗的愤青一般,咒骂大能者不顾弱小的生命,胡乱战斗牵连无辜,因自己杀人太多而内心彷徨,而现在的自己?

    每一种转变都是有缘由的,心态也一样。

    “是我一厢情愿了些,你说我那些玩意能不能公开一部分当做宗内修士的奖赏?或许,能造就一些奇才也说不定。”

    之所以先交由沩水过目是应为那玩意自己能领悟,能承受刻板自然散发的威压,他人不一定能,还有就是怕出问题,最先收益的自然是胖子他们,一旦出错悔之晚矣。

    “没有什么问题的,说不定比那道碑还有效,毕竟这些刻板没有道碑那般深奥,大多数只是某一系列的术法而已,能从中揣摩出功法的可能几乎为零。”

    段德很自然将那杀死混沌先民的大能视为正面,那人头视为邪恶,这是每一个人都会有的概念,毕竟段德所修与那人头敌人同源。

    一旦这些刻板能让宗内领悟到某些极端恶毒的功法,到时候危及的或许不止自己创立的炎黄那般简单,术法就不一样,只能算是修士打架的工具而已,即算是邪恶,危害却是可控的。

    “嗯,那这事儿交给你咯,正巧你啊,闲得蛋疼。”

    沩水不解。

    “何为蛋疼?我没有蛋啊?”

    段德苦着脸又是一顿长达半个时辰的解释,这已然成为与沩水交流的常事,她不弄清楚,段德一般会被整得很惨。

    栖霞山本就有好大一个专供宗内修士闭关突破的宝地,也是栖霞山接待宗门弟子最为繁忙的处所,就是当初好长一段时间其余地方没人过问,这里也是门庭若市。

    问道台

    栖霞山正东,闻道山顶峰,这里道韵极其活跃,灵气在整个栖霞山也是数一数二的处所,问道台是不对大乘以下弟子开放的,除非有大贡献。

    闻道山有洞府三千六,九等之分,山脚开始,前六层直面修士境界,上三层则是奖励之处和宗内大能、宗主级高手、高层专用。

    顶峰的问道台沩水在之前也是有所布置的,一道十余丈的碑体竖立在问道台正中,段德自是过来看过的,小雨和赤松子来得最多,而后就是原本的司马一班人,和胖子等人来过,所呆的时间不等,各有收获。

    除了小雨外,其余人沩水也是设置了门槛的,她的地盘么她做主,段德也只能照办,胖子是知道她的存在的,司马也是猜到的,故而一群人很是老实遵守。

    几日后,问道台外虚空再次出现九座锥形浮空山峰,各有一条粗若发丝的锁链链接问道台中心的道碑。

    九座锥形山峰与问道台设计一致,只不过中心不再是一整块道碑,而是成百上千的小碎片翻转组成的,并不固定,恒定的速度按照规律旋转。

    站在这些悬浮山峰遥遥可见中心的问道台,当然,这九座副台进入要求没有主台那么高,看得见摸不着也是一种无形的鼓励。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