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九登鬼宴_ 第二卷:误入鬼宴 第九十节:指挥-

时间:2021-05-28 19:0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四六妖小说九登鬼宴 第二卷:误入鬼宴 第九十节:指挥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可算找到你了,你怎么躲这来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张嫌在一个名叫湖内公园的地方找到了蒲梓潼,蒲梓潼此时正坐在公园里的一个观光亭里,面朝着波光粼粼的小池塘,两眼无神的发着呆。

    蒲梓潼突然被张嫌的声音惊醒,一个机灵站了起来,惊讶的看着张嫌,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当然是看到了关于你的新闻和,顺着你沿途留下的痕迹一路找到这里来的,本来以为你会跑到很远的地方,结果发现你绕到了这个偏僻的公园里了。”张嫌解释道。

    张嫌在寻找蒲梓潼之前先向胡锡询问了出事地点,用了十几分钟就骑车赶到了,在蒲梓潼追逐小鬼的地方,张嫌用碑魂拓收集到了蒲梓潼的魂力残留痕迹,然后将魂力感知能力开启到了最大,一边感知着身周的魂力波动,一边沿着蒲梓潼的魂力痕迹进行追踪,最后便来到了这个僻静荒僻的落魄公园里面,公园不大,张嫌很快就感知到了蒲梓潼的魂力波动。

    “我闯祸了,失败了!”蒲梓潼露出几欲哭泣的表情看着张嫌。

    “你没打过悬赏小鬼吗?我听胡锡哥说你接到的悬赏里最强也就是两只初级小鬼了吧,怎么会失败呢?”张嫌略带怀疑的问道。

    “不是没打过,瞧,我把它装进冥石盅里了,只不过我在猎捕时引起了骚动,当时我见那个初级小鬼想跑,情急之下就开启了体魂技去追,我忘了体魂技的所表现出来的那种超人体能状态会给普通人造成何种混乱,等我发现之后已经引起了不少人围观,我就只能从人群里逃到了这个地方。”蒲梓潼垂头丧气道,举着冥石盅给张嫌看。

    “人没事就好,影响是在所难免的,魂师对付亡魂确实要全力以赴,但是在普通人面前要学会适当的收力,你刚刚参与猎魂,没有人给你做这方面的指导,出一些问题也是很正常的。”张嫌安慰道。

    “你不用再安慰我了,我之前和胡锡哥通过电话了,他虽然也是说着没事,但是我能从他的语气里听出来他的紧张和担忧,显然这件事已经不好解决了,我就等着被猎魂公司开除吧。”蒲梓潼依旧情绪低落的低着头说着。

    “你本来就是蒲家的大小姐,离了公司回蒲家也不失为一个选择。”张嫌笑着调戏道。

    “我不回去!回去就要面对比武招亲那些事,我才不要回去呢,我知道,你也觉得我把事情闹大了,我看过公司规程,这事如果解决不了,我的下场肯定就是开除了,好在我是蒲家人,公司倒不会废了我的魂力、清除我的记忆。”蒲梓潼眉眼之间露出些紧张,随后又略微舒缓了一些,回应着张嫌。

    “还真不好说。”张嫌道。

    “怎么?公司还真要废我魂力?那我们蒲家可不会善罢甘休!”蒲梓潼更加紧张道。

    “你理解错了,我的意思是说你不一定会被开除,公司规定只要不暴露灵魂境的存在就行,你在人群中突现出来的特异能力类似超级英雄电影里的那些超能力,算不得直接暴露灵魂境的存在,我已经和胡锡哥说了,让他试着向公司申请调动资源,以此来引导大众舆论,把你表现出来的那些不自然的行为解释成电影拍摄过程,然后用官方媒体进行辟谣和造势,不需要多少人相信,只要大众在真真假假里不断的猜疑琢磨,你造成的影响就会减弱,最后会彻底被遗忘,怎么样?这个办法好不好?”张嫌解释道。

    “你真是个人才啊,这也能想得出来,不过猎魂公司估计要为我付出一笔造势的费用了,惩罚估计也少不了。”蒲梓潼眼睛里闪烁出了一点希望,赞叹道。

    “这办法是在之前猎魂时在一个八卦杂志上看到的,我觉得你闹出的舆论影响和明星绯闻很像,所以就借来用用,只要公司不开除你,惩罚什么的就无所谓了,何况公司又不是不知道你蒲家大小姐的身份,这处罚怎么着都得看一下你那个老爹的态度,所以不会有什么事的。”张嫌回答。

    “到头来还得麻烦他,我就是不想让他管才跑出来的。”蒲梓潼一听张嫌提到蒲灵公,脸色又黯淡了几分。

    “那你自己争点气啊,第一次出来猎魂就惹了个大麻烦,你的魂师实力肯定没得说,可是你的做法还有待改进,猎魂时减少情绪化的影响才行,哦,对了,你今天接的悬赏可以等明天风头降下来再去做,从明天起我会陪在一旁指导你,以便咱俩这个搭档组合能尽快成立,我马上就需要你的帮忙了。”张嫌建议道。

    “你指导我?我可是中级魂王,根本不需要……,咦,你也进级到了中级魂王等级了?!”蒲梓潼刚想反驳,但是在用魂力探查张嫌灵魂之后,蒲梓潼震惊了起来。

    “嗯,昨晚进级的。”张嫌点了点头承认道。

    “而且我在你面前有种被扒光看穿了的感觉,你倒像是笼罩了一层迷雾的样子,我一直觉得你在天魂堡新人战取得第二名是因为侥幸,但是现在我不这么认为了,你肯定有什么过人之处,或者有什么特别隐藏的秘密,不然你不会走到如此地步的。”蒲梓潼满脸疑惑的打量着张嫌,露出一副想把张嫌看透的样子。

    听到蒲梓潼提到隐藏的秘密,张嫌先是一惊,之后瞬间恢复了平静的模样,若无其事的回应道:“我既没有过人之处,也没有什么秘密,只是不断地和亡魂战斗之后有了些许提高而已,别说那么多了,我在想之前咱俩商议搭档的事情,我打算取消之前的约定,重新订立一个新的约定。”

    “新的约定?”蒲梓潼疑惑不解的问道。

    “嗯,我之前提议是让你自己独自猎捕十个高级恶魂以上的亡魂算作搭档前提,后来我考虑了一下,我觉得这样做的话对你有些不公平,我最初猎魂的时候是卢森哥从旁提点我,我才慢慢适应了猎魂公司的猎魂模式,我认为你初期猎魂时需要有人在一旁提点指挥,至少帮你通过初期的基础阶段,而那个人应该就是我了。”张嫌道。

    “指挥?我用不着,我自己就能完成,这次只是一个小小的意外。”蒲梓潼辩解道。

    “我说这话不是在责备你,也不是因为你出事我才对你说的,这是我深思熟虑的结果,你的实力毋庸置疑,所以我提点指挥的时候不会出手协助,但是对于猎魂时候的环境适应,我觉得你需要我这么个指挥者,而且你已经闹出了意外事件,就更没理由拒绝我了。”张嫌反驳道。

    蒲梓潼缓缓低下了头,两手不停的揉搓着手指,好像一个被训斥的孩子,执拗着不愿意屈服,但是也知道自身的问题,所以犹豫不决的考量着。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蒲梓潼终于再次抬起了头,豁然的对着张嫌道:“我答应你,这就像在古代,我是冲锋陷阵的将军,你就做我的指挥军师吧,不过上战场打仗的事情就交给我了。”

    张嫌知道蒲梓潼是在给自己的自尊找一个说辞,便没有拆穿,点了点头道:“嗯,可以,蒲门女将,以后要听从军师的排兵布阵,当然,你也要在这个过程中学习排兵布阵,做好合理的猎魂计划,到时候我们才有足够的默契。”

    “嗯,知道了,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我暂时不能去猎魂了,关于我特异能力的视频已经传的铺天盖地了,再出去露面只会引起恐慌。”蒲梓潼道。

    “嗯嗯,我之前就说过了,过了今天再想猎魂的事吧,我的舆论提议已经传达给胡锡哥了,胡锡哥应该也把我的意见传达给公司了,之后公司会有些动作,你的事情传得快,公司的特制辟谣信息肯定也传的不慢,一天之后差不多就没人记得你了。”张嫌道。

    “那我现在……”蒲梓潼点了点头,想要继续问张嫌。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出来时给你带了个口罩,你先戴上,然后你直接回家就行了,等着舆论再次发酵,明天我观察一下舆论的导向,如果你的事情不再是热点,我就会给你打电话,之后我会陪着你继续完成你手中的悬赏。”张嫌安排道,然后从口袋了拿出了一个新买的粉色一次性口罩递给了蒲梓潼。

    蒲梓潼接过了口罩,赶紧戴在了自己的脸上,隔着口罩闷声闷气的说道:“没看出来你心还挺细的嘛,不错,你这个军师合格了,找个时间正式向我报到吧,我要先回家躲着了。”

    说罢,蒲梓潼便向张嫌做了一个摆手告别的姿势,一溜烟儿的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身影从公园里消失了。

    “哎,急性子。”张嫌看着蒲梓潼离开的方向,无奈的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走了也好,我下午还要赴宋大叔的约,带上她也不太方便,先去吃个饭吧,还不知道那宋叔有什么条件要提呢。”

    张嫌再次骑上了自己的车子,向着宋一炳提供的地址附近赶去,宋一炳之前自报门户在杏华街,和时代剧院一样位于城东二环边沿的位置,那里原来是城乡结合的工厂区,后来因为城市扩张,城乡结合地沦为了城市里的一个开发区,曾经污染比较大的老厂子都被取缔或者外迁了出去,留下来的一些厂房也被要求改建,因为工业区被挪走,杏华街所在的区被重新命名叫立新区,寓意是建立新的城区,时代剧院、兴华图书馆、白兰大厦、怀兰商业街、万大商城应声而起,除此之外,一些新兴的电子厂、科技院也落户其中,而杏华街是立新区最后一批没有被拆迁的老式平房,宋一炳就住在杏华街的三十二号。

    杏华街之所以没有被拆迁原因很多,主要原因是杏华街位于新兴工厂区附近,而且是处于新兴工厂区和商业区的夹缝之中,面积不大却占地狭长,拆迁之后利用价值较低,盖工厂的话面积不够,盖商铺、居民楼的话地形限制又太大,卖地的、拆迁的、盖楼的都是为了吃肉,吃那种能让人满嘴流油的肉,而杏华街不算肉,最多算是个带点肉丝的骨头,吃不好还会硌掉大牙,所以破旧的杏华街就一直存在于繁华新兴的高楼大厦之中,成了立新区一道独特的风景。

    因为杏华街距离时代剧院不远,张嫌很快沿路来到了杏华街附近,他顺着狭长崎岖的杏华街小路骑着车子,在杏华街里面找了一个家庭式的面馆小店,随便点了一碗卤肉小面当做午饭,汤足饭饱之后,张嫌顺着杏华街的一头挨家挨户的浏览着门前的门牌号,很快就找到了杏华街三十二号。

    杏华街三十二号,从外面看去像是七八十年代初盖的那种老式平房,和杏华街其它住家一样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青灰水泥的墙面没有涂任何颜色的漆粉,比房子突出一圈的四方形屋檐盖在正正方方的四面墙壁上,让房子看起来像是一个四方形的学士帽,墙中间有一个小门,一人来高,外面是已经上锈了防盗铁门,里面是红漆木门,铁门的门框上安了一个很不起眼的红色门铃按钮,张嫌曾经在外婆家里见过这种老式的门铃,所以一眼就认了出来。

    张嫌停下了车子,把车子锁在了附近的一个露天泊车区,走到了杏华街三十二号门前,轻轻叩了两下外面的防盗铁门,然后又按响了门框上那个红色的门铃按钮,便在门口耐心等待。

    不一会儿,从屋子里传来了脚步声,脚步声越来越近,一个女人的声音问道:“谁呀?”

    “我叫张嫌,是来找宋一炳宋大叔的。”张嫌回应道。

    “老头子找你的。”女人一边转头朝屋子里面喊着,一边拉开了门内的门锁,很快便把里面的红漆木门打开了。

    “阿姨好。”张嫌看到开门是个四五十岁的老阿姨,客气的打着招呼。

    “张嫌是吧,你是宋一炳的同事吗?”老阿姨穿着灰布裤子,大红色的长袖衬衫,身上还围了一个印着卡通图画的塑料围裙,搓了搓手,把铁门的防盗插销拉开了,向着张嫌询问道。

    张嫌正琢磨到底应该回答“是”还是“不是”的时候,只听见昏暗的屋内传出了一个苍劲有力的男人声音道:“厂子里的同事,是我叫他来的。”

    开门的老阿姨这才点了点头,笑着把张嫌迎到了屋子里,向着张嫌嘘寒问暖道:“小伙子喝茶吗?还是吃点水果?”

    “阿姨不用麻烦了,我就是来找宋叔说说话、学学习,您这样我会不好意思的。”张嫌赶紧摆了摆手道。

    “那有什么不好意思,早上赶集的时候买了点苹果和葡萄,你们聊,我等会给你们送过去,你宋叔在里屋书房,你过去找他吧。”老阿姨笑着说道,然后把张嫌引进了宋一炳的书房。

    “宋叔,我来了。”张嫌不好意思再说什么,转身走进了宋一炳所在的书房,正式对着宋一炳打招呼道。

    “来的挺早的,坐吧。”宋一炳指了指一个实木的沙发对张嫌道,然后走到了书房门前,把书房的门从里面锁上了。

    张嫌默默的走到了木头沙发前坐了下去。

    “别误会,我是驱魔师的事你宋姨还不知道,当然我也不想让她知道,普通人知道灵魂境的事情没有好处,这点你明白吧。”宋一炳好像看出了张嫌的疑惑,解释道。

    张嫌没有说什么,默认的点了点头。

    “那好,接着上次我们聊的,之前我说过我的驱魂师手段可以传授给你,但这是有条件的,如果你能达成我开出的条件,我会把我毕生所学全部教授与你,但是如果我的条件你完不成,那么咱俩的交易就作罢,明白吧?”宋一炳问道。

    “嗯,宋叔,从上次您使用阵法困住那只小鬼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虽然手法不同,但是宋叔您的实力应该比我强上好几个等阶,所以我对您老开出的条件并不是多么有信心,只能说尽力而为。”张嫌谦虚道,这不是张嫌故意奉承,而是张嫌真实的想法和态度。

    “别担心,我让你办的事情和魂力大小无关,和猎魂手段无关,如果我认定你没有可能做到的条件我就不会提,我提的这个条件其实很简单。”宋一炳点了点头道。

    “什么条件?”张嫌皱了皱眉问道。

    “度化我的儿子。”宋一炳道。

    “什么?”张嫌不解的问。

    “在距离这杏华街不远的地方有个兴华图书馆,我儿子的灵魂就在那里面游荡,两年前,他二十六岁的时候,在上班回来的路上过劳猝死了,死后变成了初魂一直在那个新建的图书馆里游荡,驱魔师虽然可以用炼魂阵度化亡魂,但是他是我儿子,我下不去手,所以我想请你帮忙,让他升天之后遁入轮回,这就是我的条件。”宋一炳道。

    “这么简单?别说是我,随便一个魂师都能做得到,度化一个初魂而已。”张嫌放松了下来,不可思议的问道。

    “当然,因为我偶然遇到的就只有你,所以我希望你能帮我实现这个事情,你也知道亡魂的世界是什么样的,晚一天我儿子的灵魂就有可能被其它亡魂吞吃掉,而我又无法对自己儿子出手,只能由你这个魂师来办了。”宋一炳突然伤感的说道。

    张嫌突然明白了,对于能看见灵魂的人来说,亲人的灵魂只要还存在,那羁绊和情愫就扯不断,自己的至亲至爱的灵魂彻底消失才是最痛心的,那才是永恒的分离,张嫌看着突然伤感的宋一炳,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